欢迎来到大健康中国网 现在时间是:
通知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健康讲坛
【中国好中医】访著名中医学者刘力红先生
0
浏览量:11773         发布时间:2019-12-18


【中国好中医】访著名中医学者刘力红先生


【人物介绍】

刘力红,男,1958年生,湖南湘乡人,曾就读于广西中医学院、成都中医学院、南京中医学院,1992年获医学博士学位。在校受教于陈治恒、陈亦人教授,此后师承李阳波、邓铁涛等名师,2006年拜于钦安卢氏门下,依止卢崇汉师习医。2014年起,师从杨真海先生修习黄帝内针。因著作《思考中医》,主编《中医名家绝学真传》,整理出版《黄帝内针》,以及长期不遗余力地挖掘民间优秀中医流派、弘扬传统文化及中医理念而蜚声海内外。


1576650097565997.jpg


孔子云:“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此处的“说”与“乐”是精神的快乐,也是人生的至乐。志同道合、心灵相通的朋友相见是这样,在现代社会里,当你阅读一本著作,从中汲取智慧的甘露、品尝收获的喜悦,又何尝不是“说”与“乐”呢?读到情深时,喟然长叹;读到兴起时,击案叫绝。此中滋味,只有亲身经历之人,才能感受其中之妙!

《思考中医》这部书已经再版第四次了,从面世到今天,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五个年头。从面世时的受人喜爱,到如今的热度不减,可见这是一本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书,是真正的良师益友。十五年的岁月里,刘力红先生从未停下弘扬中医、医道传承的脚步,更未停止对中医的思考。因缘具足,我们有幸采访了刘力红先生,让我们一起分享中医大家对于生命、文化、中医和健康的深度思考以及实践路程。


1576650098107940.jpg

一、 中国文化对生命是如何认识的?

“谈中医离不开中国文化,而中医恰如中国文化的缩影,如果你懂得中医的原理,那么你也就把握了中国文化的要义。”开门见山,刘力红先生直入主题,“中国人对生命的整体认识,贯穿在整个《黄帝内经》里。”

形与神俱

《素问·上古天真论》有这么一句大家耳熟能详的话:“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

对于这句话,我们往往只关注饮食、起居及劳作,而对其点睛之笔“形与神”却所知不多。刘先生指出,“形与神”是中国文化对于生命的最基本认识;“形与神俱”才是生命本来的样子;“形神兼备”才是生命活力的体现。然而,当下的西医或是中医,其实都没有认识到生命中“神”的重要性,都只在“形”上下功夫。所以我们要思考,离开了神,生命还能称之为生命吗?那仅是一具尸体、一堆器官和细胞,全没了生命的气息。神离开了,生命也就不存在了。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进一步阐述了形与神的关系: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中医是用阴阳来认识和描述生命本身和物质世界的,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和合万物生。然而阴阳合和产生的形就是完整的生命吗?不是的,刘先生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它也仅是“神明之府”。就好比一所房子,只有人住进来,这个房子才有生机。对于生命也是这个道理,“形”是这所房子,神是房子的主人,而只有“神”住进这所房子,生命才是完整的生命,生命才能焕发生机。

心主神明

所以基于对生命的整体认识,中国文化就有了“形而上、形而下”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用以认识生命的不同层面,也就是所谓的“道和术”。那么“形而上与形而下”的作用是不是半斤八两呢?不是的,中国文化更注重形而上的层面,更注重对生命本质的认识,由此便引出了“心”的概念,因为“心主神明”“心乃君主之官”。

话及至此,刘先生稍品一口茶,提笔写下一个“心”字。“人有五脏,当然中医的五脏与西医的脏器的定义是不同的,我想问问你们这个‘心’与其他四个脏器有什么区别吗?”“缺少一个月字旁”我们争先回答,“对的,五脏里唯有‘心’没有月肉旁,而其他肝、脾、肺、肾,均有月肉旁,这里我们就看出中国文化的伟大与精妙。其他几个脏器是在‘形’的层面,是由不同的质地构成的,而唯有这个‘心’却不是在‘形’的层面,它超越了形而下,上升到形而上的层面,只有在道的层面才能认识和把握它。所以古人说‘心乃君主之官’就是这个道理”。所以中国文化的核心与重点是在形而上层面进行探讨,主张在心性上下功夫、在道上参悟,孔子云‘朝闻道夕死可矣’,因为这个‘心’、这个‘道’,看似无形,却具有巨大的能量,决定了生命的走向。”

归根复命

中国文化的三大家“儒、释、道”,都没有离开对生命的探索,只是从不同层面、不同角度来解决生命不同的问题。所以与其说中国文化是哲学,还不如说是医学。

“天命之谓性”,“性”是指生命最本源的东西,上天赋予你的最本真、最纯洁的谓之“性”。归根复命,就是讲你的生命回归到这个最本源的“性”上,这其实就是所谓的天人合一,是生命的圆满状态。如果生命偏离这个“性”、远离这个“天命”,可以说你的生命就生病了,就不健康了。所以中国文化的核心是性命之学,直指生命本来、达成生命的圆满。离开生命谈中国文化,则渺无意义。



    二、中医渐次衰微的原因是什么?


丧失核心

中医是中国文化的智慧结晶,中国文化对于生命的整体认识,让我们明白了真正的中医,既要注重“形”的层面,关注“工和术”,更要注重“神”的层面,品悟“心与道”。“形与神俱”是中医独有的生命认知,然而在西方医学的冲击下,目前的中医也是仅在“形”的层面下功夫,而忽略甚至遗弃了更为广大的“神”的层面的探究与应用。可以想见,“单腿独行”的中医,又怎能不衰微呢?

再者,近一百多年来,随着西方文明的涌入,让中国人看到西方科技文明成效显著、成绩斐然,也进一步加速了我们对本国传统文化的批判和否定,从而造就了“洗澡水和孩子一起倒掉”的局面。在这种内外夹击的大环境下,丧失了文化自信的中医,其所处境况是可想而知的。

缺乏自信

就着这个话题,笔者请教刘先生:“西医是实验医学,他用数据说话,让人能清楚明白;而中医讲‘五行’、讲‘阴阳’,老百姓听不明白,想不通,这是不是中医衰微的另一个原因呢?”

“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先生回答道:“西医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中医更多需要体证、需要参悟,而这又不是流程化教育体系能够培养的。虽然目前中医药大学、中医院越建越大、规格越来越高,这是一个好的现象;但是反过来,我们要思考,在这辉煌热闹的背后,我们的中医人能有多少善用中医思维和方法解决现实问题?当我们生病了,我们又能寻找到多少名副其实的中医大夫为我们疗疾解难?现实的种种贫乏也是造成中医衰微的又一个原因。”

思维决定出路,中医人要有中医思维;信心决定高度,中医人要确立文化自信。但是我们应当看到,中医学院的学生花掉一半的时间学习西医,而诸多中医经典又被列入选修科目,真正留给学生们修习中国文化经典的课时更是少的可怜。可以想见,这样培养的学生,中医的见解能有多深?能有多少文化自信?当遇到错综复杂的疾病时,他又如何能运用中医的思维和方法来解决呢?

“所以,解决中医渐次衰微的办法,首先要解决中医人才的教育问题!树立中医人的文化自信、理论自信和道路自信!”刘力红先生斩钉截铁地说。


三、 中医教育与传承的问题出在哪里?


手机的启示


“现代科技文明带来极大的便利,令人叹为观止”,刘先生举起自己的手机,“我不懂互联网技术,也不懂得这个手机怎能承载这样多的功能,但是这个不会妨碍我的使用。换而言之,搞懂背后原理的,世界上恐怕也没多少人,但是下至三岁娃娃,上至八十老者,哪个不用手机呢?所以现代科技文明的普及促使我们不得不思考:为什么我们祖先留下的智慧和文明,不能像互联网技术那样,为大众所用,被人们普遍接受呢?”


我们在培养什么样的人


刘先生拿起手边的《黄帝内经》,“《素问》将人分成几个层次:真人、至人、圣人、贤人。孔子被称为孔圣人,他的杰出弟子被称为七十二贤人。你看,圣人都是几千年才出一位,那么真人、至人这么高境界的,就更难得一见了。”

“象阴阳、五行这些学问,是要去深刻参悟的。孔子云:‘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鲜矣!。‘道’存在于天地宇宙之间,万事万物的生存都离不开‘道’的运用。‘道’与我们须叟不离,但是你要想得‘道’,却不是那么容易的。然而反观我们中医教育所预设的目标和流程,却试图将每一个普通学生打造为真人、至人,欲要学生们参透天地之玄机、领悟阴阳之奥妙。由此而来,五年本科、三年硕士,再接着三年博士,十一年寒窗,试问你就能参悟得阴阳的奥妙、五行的玄机了吗?也许懂一点、也许仍是一头雾水。由此我们看到很多中医院校毕业的学生,对中医、对自己没有信心,因为他还不懂、还未得‘道’,所以他很难用中医的理念来驾驭问题、来处治疾病。很多学生放弃中医转而投奔西医,也就不足为怪了。”


重经典、重实践


“其实,想把普通学生都培养成为真人、至人,这个教育目标的设定本身就是有问题的。因为自古得道之人,鲜矣。如此设计教育流程,耗费时间,实在是有些误人子弟啊!”说到此,先生自顾长叹,“所以,在中医的教育上,我建议大家思量一下,为什么互联网技术能够家喻户晓?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得到广泛应用?对于中医,一要坚持注重经典的修习,因为经典是中医的根、是源泉,‘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离开了源泉,你这条河流怎么能流的远、流的长;二更要注重中医临床技能的培养。首先我们必须学会运用,学会用中医的术来解决问题,然后才进一步在应用中去体悟中医的道。与其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实践出真知!”


四、 为什么创办同有三和中医药发展基金会?


医道传承


任何伟大的事业离不开人才!路线对了头,人便是决定的因素。行医育人几十年的刘力红先生,更是把教育和培养人才看成是当务之急、头等大事。他说:“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我们的学生学了五年、十年,还不会看病,这个损失太大了,因为生命不会重来、一去不再复返。”

“现在很多中医院校的学生,学习五年毕业后,都还不能很好的用针治病,而我们基金会开设的‘黄帝内针’公益培训,培训对象为乡村医生,经过五天学习,第六天就能用针治病。象我们这次前往甘南藏族自治州,为卓尼县培养县、镇及乡村医务人员,也仅仅经过五天培训,便能在后面的义诊中大显身手。”说到高兴处,温文尔雅的刘先生兴奋地提高了嗓门,“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学习了五年的本科生还不能很好用针?而仅学习了五天的乡村医生就能用针来治病?这个现象值得我们所有人好好地思考!领悟阴阳、分清阴阳,也许是一件颇为困难的事情,但是你总能分清上下左右吧,上下左右也是阴阳啊!我的师父杨真海先生曾经说过,《素问·阴阳应象大论》里有一个针道的总诀,就是“善用针者,从阴引阳,从阳引阴,以右治左,以左治右”。由这个诀我们知道,只要分得清左右上下,你就能够用针,而且还是善用针之流。这样一来,我们就能从用的层面把阴阳落到实处,把针用起来。”

说起凝聚无数心血的同有三和中医药发展基金会,刘先生如数家珍,“再看看我们的五行针灸,也是许多向你们这样的医学小白在学、在使用,而且效果还出奇的好。还有象跟随高胜杰老师学习推拿手法的,三个月跟师下来,无论在信心上和技法上,都收获满满。有一些来自针推本科毕业的学生,深有感触地说:这三个月的学习,甚至超过了五年的所学!看到这些成果,大家都感到由衷地高兴和欣慰。这至少说明了我们所探索的传承路径是对头的。基金会成立之初,确立了“传播普及中医文化,中医学术研究,挖掘与培育中医人才”的三大宗旨,当然,医道传承、人才培养是重中之重。孔子说: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中医的发展归根到底是人才问题,所以我们一定会尽我们所能、尽我们全力,做好医道传承这个事业。”


尊师重教


可以说,三和书院医道传承是基金会最重要,也是花费最多的纯公益事业。目前,医道传承的第三届报名工作已经结束,元月开始,就会全面铺开三笔一面(三次笔试和一次面试)的招生。

“医道传承既是学人们共同学习和成长的地方,也是跟良师益友结缘的平台。”刘先生说:“几十年来,我感到最为幸运的就是能够跟随一些太了不起的老师学习生活,从他们的教化中,我获得了较为全面的成长。所以很想利用现在的方便,把我的成长经历分享给大家,同时也在竭尽全力地想为大家找寻到好的老师。人的一生,能够值遇良师,那真是莫大的福份。毕竟中医的传承,很大一部分有赖于跟师,有赖于口传心授,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而这在目前的院校教育体制下是很难实现的。这也是基金会搭建这个平台的根本目的。”


五、 人生最大的错误投资是什么?


三分治、七分养


除去医道的传承及专业技能的教育培训,在大众教育方面,刘力红先生也是不遗余力,亲力亲为。在南宁的“同有三和”医馆里,有一个定期举办的同有健康家园活动。新老朋友一起座谈养生治病、健康生活的感悟和体验。对于这个活动,刘先生看得比什么都重,他交待负责人:“健康教育,是同有三和医馆真正的价值所在,偏离了这个宗旨,只知道看病抓药,那么我们就失去了应有的价值。”

刘先生说:“中国人都知道‘三分治七分养’,但是在实际的生活中,又有几人真正做到了呢?太多的人是临时抱佛脚,有病乱投医,既不懂无病需防,也不懂病后要养。把绝大部份的精力和财力投在治病上,而对最宜关注的身体养护,却一窍不通、一毛不拔。也就是在人体健康这个最重要的投资上,出现了根本性的错误决策。健康的这项投资错误了,却希望收成是美好的,那不是痴人说梦吗?反过来,如果你将70%的精力财力投入到日常养护中,即便那个30%出现问题,他也能覆盖、也能持平,不见得会一败涂地。”

同有健康家园就是这样一个试点,让大家现身说法,来谈养生、谈康复、谈健康生活。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身边人的改变会给我们带来震撼。健康教育是生活的教育,必须关注生活的方方面面,因为唯有健康的生活才有可能带来健康。整日不健康的生活,却想拥有健康,这怎么可能呢?!。刘力红先生很想将同有健康家园的模式推广开来,他的内心只有一个目标,让每一个百姓成为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天地为之父母


三分治、七分养,那么怎么养呢?就是“法则四时”,跟着天地的规律来休养生息。人都有父母,而父母养护我们能到几时呢?但是如果你能“法四时”,则“天地为之父母”,而一旦天地做我们的父母,它的养护将伴随我们一生。

那么如何法四时呢?《素问·四气调神大论》从春夏秋冬四季,如何生活、如何起居、如何饮食、如何调适情绪,都做了详细介绍。你按照自然规律生活,你就会健康;反之,你违反自然规律生活,就意味着疾病,这就是健康的公式,这就是因果定律,这在《黄帝内经》中都给我们进行了深刻的阐释。


饮食有节


“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这个从小就经常挂在嘴边的话语,今天的我们有没有认真想过:饮食是如何影响我们的健康的。刘力红先生接着说:“唐代的百丈禅师有一句名言:‘疾病以减食为汤药’,在《伤寒论》的398条原文中,最后一句是‘损谷则愈’。然而今天大夫经常被病人问及的是:我要怎么吃,怎么增加营养?你看这样的认知与诉求,与康复的需要正好相反。人生病后,身体需要休息恢复,同样的,脾胃消化系统也需要一个休养生息、恢复修整的过程。所以这个阶段恰恰是要少吃、要清淡,不要再增加脾胃系统的负担,给他一个休养复原的机会。然而现实是什么呢,很多病人不但多吃、还要高营养的多吃。在这种认知体系的支配下,很多疾病被拖成慢病、大病,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睡而能觉


“接下来的第二大要素就是睡眠”,先生继续说道:“你们知道为什么古人称睡眠为睡觉吗?对的,只有先睡而后才能觉(JUE)。觉是什么呢?觉是觉知、是觉察,如果我们用西医的观点来解释,就是你的免疫系统。当你的免疫系统能够正常发挥时,身体内部出现丁点问题,它都会调整,都会报警;而当你的免疫系统出现问题时,这个监察系统就失灵了,任由疾病发展成了晚期,而再无回天之力。所以我们知道睡眠对人的重要性,它关乎人的免疫系统”。


调适情绪


说到睡眠,笔者请教道:“目前全国失眠人口占总人口的30%左右,失眠已经成为临床的大问题了。”“是的”先生答道,“为什么呢?中医讲先睡心、后睡身,失眠很大原因是我们的心主之官出了问题。当今的人们不懂得如何与情绪相处,情绪来了就爆发、更有甚者伤人自戕。所以为什么我们要修习传统文化,为什么我们要在心性上下功夫,都是针对这个心,正己正念正心。心念正了、情绪自然能平复,心神自然安定,睡眠也就会正常。所以毛主席说,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要通过内因而起作用。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文化这样注重修心养性的根本所在,因为他是决定性的”。


六、为什么说实现“健康中国”要施行“全民皆医”?


什么是健康中国?


健康中国是第一国策,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那么什么是健康中国呢?这个健康不是一部分人的健康,而是全体人民的健康;这个健康不是一时的健康,是一生一世的健康;这个健康把以治病为中心转化为以预防为中心,争取不得病、少得病。这是一个有决定意义的转变,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转变思维方式、才能跟上时代的脚步。

刘力红先生说:“现在地方政府邀请我做讲座,我只有一个要求:当地的一把手一定要坐在会场第一排听讲。因为健康工程是政府的首要工程,只有当地的父母官、一把手重视了,才有可能抓得起、推得动。所以首先要让父母官们明白如何健康,才能由上至下、一以贯之。”


中医在治未病中的主导作用


中医尚礼、西医尚刑。中医讲求中正平和,通过辨证施治改变人体内在环境,让阴阳和合、诸病康复;西医讲对抗、重管制,通过明确病源后给予管控乃至杀灭,让人体摆脱疾病,效率高。不同的世界观决定了不同的方法论,在人类抗击疾病中,二者是完全可以协同作战的,互为补充的。就像古代有刑部尚书、礼部尚书,二者协同,是国家长治久安的两大法宝。

但是,站在以健康和预防为主的新时代,我们又要充分认识到中医在“治未病”中的主导作用和在疾病康复中的核心作用。这是为什么呢?翻看《黄帝内经》,我们看到古圣先贤是如何阐述“治未病”的: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

上医治未病,这是几千年中华医学的精华和核心。作为当代的中医人,应该发挥中医的优势,当仁不让、勇于担当,这样才能不负韶华不负祖先!

“何为未病呢?”刘先生又抛出一个问题。“所谓未病,就是一个人处在健康状态的样子,所谓治未病,就是如何让人保持在这个健康状态。那么我们看现在中医院花费重金开设的治未病科,它的意义能有多大呢?一个人健康良好,谁会跑到医院里去呢?所以治未病的主战场在家庭而不是医院!


全面健康与全民皆医


目前,医疗水平和规模都得到跨越式的发展,医疗技术日新月异,但是现在的病人是多了还是少了?是的,病人越来越多了!这就形成一个悖论,这说明我们的医学认知出现了问题!

“当今社会很多事情可以外包,但是唯有健康不能外包、唯有生命的状态不能外包!但是我们却把这个最不能外包的事情寄托给了医院和医生,试问在这种思维作用下,医院怎能不人满为患呢?”刘先生痛心的说。

中国人攒钱养老,某种程度也是攒钱治病。拿钱换命的思维模式在中国人的心里根深蒂固,却从未思考过如何让自己少生病、不生病,这真是可悲、可叹!

“怎么创造,怎么才能把健康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这就要靠宣传和教育。”刘先生接着说:“《黄帝内经》讲治未病要把握三块:一是饮食、二是起居、三是情绪。你把握好了,你就能健康。而这三块哪一块是在医院呢?再看‘最好的药房是厨房’,药补不如食补,古代的厨房就是我们现在的药房;最后中医的‘五术’:砭石(刮痧)、针、灸、导引、按跷,哪一个不是在家里就可以搞定的。

   你看中医是把至简至深的大智慧,变化成易学易用的日常生活,只要我们听话照做,全民健康怎么能不实现呢?”

所以,我一直倡导普及教育、倡导还医于民。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之所以取得胜利,就是在的号召和领导下,全民皆兵;同样道理,实现健康中国,仍需要在党的号召和领导下,全民皆医、每个人都要做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印象里的刘力红先生,是一个清心寡欲、仙风道骨之人。因为创建“同有三和中医药发展基金会”变得异常忙碌。他说:“老师的一句话点醒我,清修不是真修,真正的修行是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中完成的。在这么多年的公益活动中,虽然劳累繁琐,但是诚如老师所言,我的心量打开了、境界不断升华,这个小我上升到大我,直至无我!我给自己的人生使命就是‘医道传承’——中医文化的传承与普及,这也是我们成立同有三和基金会的发心。”

发心是重要的,有什么样的发心就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位于北京望京的同有三和中医馆,眼前一幅牌匾正是刘力红先生内心的写照:“为生民立性命、为往圣继绝学”!刘力红先生用自己的生命传承和发展着中医,为健康中国的伟大事业大声疾呼、努力前行着!

我们的拙笔难以全面记录刘力红先生深邃的思想和哲理精华,就让我们用曾子的名言作为本篇采访的结尾吧: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推荐单位:《国医国药》杂志)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