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健康中国网 现在时间是:
通知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聚焦
科研食品如何走出“深闺
0
浏览量:3799         发布时间:2022-07-13

  

      用“东农豆252”为原料的大豆系列冰淇淋成为夏季“新宠”。受访者供图

      华南农业大学的华农酸奶、西南大学的魔芋面、南京农业大学的烧鸡、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彩色锅巴、云南农业大学的鲜花冻……又到一年高校招生季,全国各大高校出招吸引广大学子报考时,不断火出圈的高校科研美食成了隐形的“招生简章”。

      这几年,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成为热潮,拥有“高学历”光环的科研食品也从实验室的“深闺”中走出,以健康、营养和丰富口味等特色,圈粉了无数年轻人。社交平台上,不少网友直呼,“我吃的不是美食,是科研成果”。

      吃的是科研成果

      盛夏时节,哈尔滨的一些大学校园里,大豆系列冰淇淋正在成为“新宠”。和市场上销售的品牌冰淇淋不同的是,它的研发团队是东北农业大学的学生创业团队“东农豆坊”,使用的核心原材料是学校科研课题研究成果之一——优质高产大豆新品种“东农豆252”。

      “东农豆252”因高产量、高蛋白和高油分含量的特点,一直深受农户和加工企业的喜爱。“除了做示范种植推广,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让更多人了解‘东农豆252’,并且吃上优质大豆?”课题组成员、东北农业大学农学院教师胡振帮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这些年,他们瞄准豆浆豆的品类定位,带领学生创业团队打造了真空包装的“东农豆252”豆浆豆,上架网购平台进行销售,“起初无人问津,2019年被美食博主在测评视频中提到后,在网上迅速走红,随后团队的学生大开脑洞,联合食品学院自主研发大豆系列健康食品”。

      和大豆系列冰淇淋一样,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彩色锅巴也是近两年的爆款科研食品,不但颜色好看、味道酥香可口,还给陕西省镇巴县兴隆镇的村民增收致富带来了新途径。作为它的研发者,90后创业青年杜好田的故事一度登上了微博热搜榜。

      “科研成果的价值在于真正服务社会、与社会问题相结合。在这其中,学生起到了串联作用。”杜好田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说,他的团队就是彩色锅巴产业和学校科研成果彩色马铃薯项目的串联者。

      杜好田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水土保持研究所攻读硕士研究生时创业,他一直想尝试将学校科研成果进行商品化,“想着如何去开发能够进行生产线生产的产品,我翻看了学校科研推广手册,但当时并没有太多留意手册里的彩色马铃薯项目”。

      后来,他作为学校研究生助力团一员,到陕西省镇巴县兴隆镇挂职科技副镇长。在兴隆镇,他发现那里原来大面积种植的马铃薯常常滞销,学校研发的彩色马铃薯特色突出,应该更容易打开销路。2018年,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陈勤将其团队培育的彩色马铃薯引入兴隆镇种植。杜好田团队则带着一吨彩色马铃薯农产品,辗转找到了陕西杨凌附近的食品厂。测试了加工成多款产品,没想到,彩色锅巴生产出来后,颜色和口感都独具特色。

      就这样,彩色马铃薯“摇身”变成彩色锅巴,成为“网红”科研美食,还解决了兴隆镇土豆难销的老大难问题。为了将彩色锅巴产业化,他们在兴隆镇黑水塘村建了厂,实现了就地种植、就地加工生产。2021年年初,彩色锅巴生产线正式投产。

      在电商平台浏览这些高校科研美食的评论区不难发现,许多高校科研美食被购买者贴上了“配料简单”“原料健康”“高学历给咱们的安全感”等诸多标签,虽然包装略显简单,但其彰显健康、味美可口的特点征服了不少人。

      去年,某电商平台还发起了一场高校科研美食PK赛,共有17所高校和机构带着各种从实验室里走出的美食入围,冠军最终是华南农业大学的华农酸奶。

      华农酸奶成为很多人对华南农业大学的第一印象,甚至成了学校开学季、毕业季必会送给大学生的“母校的味道”。

      广州华农大食品科技有限公司副经理李月介绍说,“华农酸奶”公司前身为华南农业大学乳品厂,我国著名的乳品加工专家李永禄就是乳品厂创办人之一。当时生产的“岭南牛奶”享誉广东省和港澳地区。

      “以纯奶源、少添加为特点,如今的华农酸奶也在高校师生中形成了口碑。作为校办企业,它不仅服务学校师生教学科研,也已成为华农科研成果转化的生产实践,致力于打造健康美味的华农优品。”

      “围绕安全、营养、健康和更加符合消费者的口味需求,我们还研发了益生元酸奶、‘无添加糖’酸奶等”。在李月看来,当代年轻人在食品消费方面,更加注重质量与品牌。

      “学霸”光环下,科研美食如何走得更远

      尽管已“C位出道”,但华农酸奶还没能实现“随时随地品尝”。

      华农酸奶的市场销售范围以广东省广州市为主,辐射至珠三角部分市场。李月坦言,目前,华农酸奶限于产能、校办企业体制及市场规模等因素,销售模式以经销商渠道为主,产销量规模较小,在乳品行业中属于城市型的小规模企业。

      “校办企业把科研成果或者高校推出的食品推向大众市场,主要受品牌推广资金、企业发展资金、体制机制等因素的制约,校办企业在利润使用及投融资方面均存在一定困难,所以品牌推广及企业发展资金也受到一定的限制,渠道的发展及产能的扩建也不能跟上市场发展的脚步,与市场上其他品牌相比竞争优势并不明显。”李月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华农酸奶目前开拓全国性市场的时机尚未成熟,“如今还是以深耕广州市场为主,后续将全面覆盖大湾区及省内市场,逐步辐射邻省市场。我们要做的是坚守产品质量,稳步推进市场发展,以求厚积薄发。”

      高校科研团队的优势在于研发,涉及生产销售却大多并非强项,科研成果从实验室走向大众市场往往举步维艰,科研美食亦如此。

      胡振帮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他们曾在校内大学生群体中做过一项问卷调查,“对于更注重食品的健康还是好吃的问题,大家的回答更倾向于好吃,哪怕食品不健康。这是年轻人的一大特点。我们的产品需要告诉他们,食品健康和美味是可以兼得的,这个市场认知还需要时间培养”。

      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还有在电商平台进行销售时陆续出现的各种“效仿”产品。胡振帮说:“我们的东农豆在网上销售的价格确实贵,刚在淘宝平台上架时只有我们一家,目前平台上有很多店铺在经营‘东农豆252’豆浆豆,是‘东农豆坊’引领了电商平台高端豆浆豆的销售。虽然平台上有很多仿品甚至假货,但我们依然坚持初衷,将一直致力于为大家提供优质健康的食品。”

      如今,东农豆坊大学生创业团队历经8年创业实践,探索了“以大学生创业为主体的高校连锁加盟”新模式,在哈尔滨各高校校园中开设了5个连锁加盟档口,自主研发的大豆系列健康食品,有特色豆浆、豆花、大豆酸奶、大豆冰淇淋、大豆咖啡、大豆巧克力等10余种产品。

      不过,胡振帮觉得,尽管大豆系列产品理念和创业项目均已成熟,但真正走出校园市场、走向大众商圈,“还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磨练,目前最大的困扰在于项目经费的制约和缺乏专业的商业运营团队。老师有自己的工作,学生要忙于课业,所以模式和项目推广起来要慢,这的确都是现实问题”。

      将彩色锅巴生产线交付后,杜好田又回到学校做了科研助理,并准备明年继续攻读博士学位。他们提供了另一种思路,发现市场需求和痛点再回到高校科研成果中找到“答案”,“比如我们发现陕北一地的一款烧鸡还在沿用淘汰的蛋鸡,这种鸡的抗生素可能会超标。他们想做高端烧鸡,就可以引入学校对杜仲的研究成果,杜仲作为药材进行提取后,剩下的部分药渣可以作为饲料添加剂,这样就可以减少抗生素的饲用”。